站在營地看著前往河岸的路,是一片漆黑,只有身後的營燈發出昏黃的光芒。今天晚上,為了第一次的黑暗中靜心,營地中連營火都沒有搭起。

面對這片漆黑,我的心裡有點忐忑。我不確定自己能否靠著頭燈的紅光,在黑暗中走向河岸;但心中更不願意承認的其實是,我害怕在這樣的黑暗中獨自一人靜坐。我不想承認!我很害怕! 
一直以為自己在二年前的靈境追尋之後,已經解決黑暗的課題,但也許它只是藏在我心中深處,不曾離開,也沒有被釋放。直到這一刻我決定要成為一位保護者,這個心中的怪獸又跳出來對我張牙舞爪!牠對我嘶吼:你不可能做到!

跟著同伴一起,我們靠著頭燈的紅光走下河岸,在團隊的靜坐點前停駐,圍成一個小圈。我們的身後只有無盡頭的漆黑,沒有月亮、沒有星光、沒有燈火,伸出手連五指都看不見……。在這裡,我們做了禱告,給了彼此大大的擁抱,祝福彼此有順利的靜坐。但是,甚麼叫做順利呢?

我走向自己的靜坐點。那在河岸邊稍高處的一塊大石頭上,後面有石壁遮風,但往前走兩步就會跌落河中。我的眼前應該要是高聳的對岸峭壁,但現在甚麼都看不見,只剩下黑暗與湍急的河水聲。

坐在石頭的凹陷中,我深吸一口氣關上了頭燈,讓自己進入黑暗當中……
2015-01-18 17.45.22  
看不見任何東西,那眼睛閉上與張開到底有甚麼差別?會不會忽然有臉孔出現在我面前?現在的聲音是水聲嗎,還是別的?等等結束後要怎麼「一個人」摸黑走回營地?這只是第一晚的黑暗靜坐,後面幾天要怎麼辦?我有辦法度過嗎?好多好多恐懼從我內心不經思考的湧出來,我根本無法想像是否有辦法度過這一夜。但我只能呼吸!讓自己平息!開始做今晚的功課。
為什麼要當保護者?到底為什麼要成為靈境追尋保護者?為什麼要給予承諾?我一邊思考一邊恐懼!理智的思考,加上非理性的恐懼!我一路被引到這裡,為什麼還要招受這種正面襲擊?不是只要待在黑暗中一次就好了嗎?我一定是瘋了才要再來一次。我不喜歡被這樣以恐懼挑戰,我很憤怒!一邊生氣,一面靜心;有時內心是平靜沒有一片雲,有時只充滿恐懼的念頭,有時充滿對造物主的憤怒。雖然內心充滿糾結,但第一次對造物主說出我的承諾時,我落淚了。這不是件簡單的事情,我內心深處清楚自己走到這裡的原因,知道自己想要付出的,願意奉獻的;只是這伴隨著的是巨大的恐懼,無底的害怕。我繼續輕聲念著自己想要說的話,一遍又一遍,像是在與造物主
對話;每說一回,就更清晰一點;每說一回,就更堅定一點;每說一回,就再落淚一次。我檢視自己的信念,檢視自己的目的,檢視自己與造物主的關係。我跟造物主的關係是這幾年發現的課題,我覺得自己信任祂,有時卻莫名覺得潛意識中我生祂的氣。 
在一個片刻,黑暗之中,有個甚麼擊中了我的心!

我跪下來邊落淚邊告訴造物主:是你把我帶到這裡,我信任你會為我帶來最好的安排,我獻上我的承諾,而你要幫我搞定我的恐懼。接下來脫口而出的,是我有生以來做過最美的禱告,獻上我的承諾與決心,說出我的害怕與不安。所有的話語完全不是經由大腦思考,像是直接從靈魂深處說出,彷彿帶著我與造物主恆久以前的約定。

當做完這段禱告時,我忽然感受到內心與身邊的所有一切翻騰全部停息,一切平靜!而我知道今晚的功課已經結束了。站起身,我摸著大石頭往上爬,尋找回營地的路,感受到一切變得完全不同;雖然一個人走在黑暗中,但透視自己的內心,卻完全找不到一絲絲恐懼與害怕。黑暗忽然變成我的好朋友,他包裹著我、保護著我。
走在回營地的路上,思索著這幾年與造物主的關係,我知道我已不再生祂的氣,我們跨越了一道鴻溝,和好如初。而今晚對我最大的禮物是臣服


2015-01-19 09.19.26

從靈境追尋保護者回來已經兩個月,有許多東西在沉澱與翻攪。想要分享些甚麼,卻不知該如何表達自己的感受,只是清楚的知道自己已經與過去不同。前幾周回七世代幫忙,但有事情得提早下山;當我一個人從活動地點走到停車場時,發現自己平靜的行走在黑暗之中,如同呼吸一樣輕鬆穩定。我嘴角上揚,從內心的寧靜感謝並榮耀造物主,帶給我臣服這一課。

如果你想要有個機會與造物主面對面,赴一場四天四夜的約會,走一趟深刻了解自己的旅程。我非常願意且榮幸成為你的保護者,為你進行保護。
 
 
 

Er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