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1778.jpg

回國上工的這星期,是「祝福包周」!

 

我每天都拉著行李箱出門,帶著所有的道具們。坐下來後,我會把行李箱攤開,道具物件一個個拿出來,放在合適的位置上。這通常需要一張大桌子,因為道具物件還不少,而我會慢條斯理、不急躁的擺放。當所有物件都以恰當方式放置,儀式就會順利流暢的進行。這是我個人前置作業的儀式。

 

我好愛祝福包儀式,從我學習至今已做過無數個祝福包。

 

早期我最常做的是大地媽媽祝福包,那時我的父母剛過世,我常常做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我跟大地媽媽說了好多好多話,我告訴祂,生命好孤獨無依靠,請祂轉化我的悲傷,給我力量;我也請祂祝福父母,讓他們可前往過世後應去的地方。儀式過後我通常沒帶著期望與等待,但做著做著,我的生命與大地的連結卻是越來越深厚。不知從何時起,我已不再覺得孤單。看著每朵花、每棵樹時,我都覺得他們是我的親族,是支持我的好朋友。我覺得生命紮根,穩固在這世界上。

 

每次祝福包中,我都謝謝大地媽媽如此照顧我。謝謝祂在我生命無依時,讓我知道我並不寂寞。我發現,當我真心誠意給出這樣的感謝時,我也開始收到生命的祝福。「感謝」讓我敞開了自己,讓我開始可體會到大地母親的支持與滋養。

 

其實這些支持一直都在,只是當我們遺忘了大地母親的存在,就像是封起了感受的道路,祝福怎麼流過來都無法進入我們之中。而「感謝」開啟了這條道路。

 

這是我生命故事的一部分,祝福包儀式就這樣陪伴我至今。如果你覺得生命孤單無依,覺得生命封閉,不知如何是好;或你覺得需要支持的力量。都歡迎你來與大地媽媽說說話,重新建立與生命的連結。

 

如果你想學習祝福包儀式也可以告訴我喔。

 

Munay

 

祝福包儀式介紹:

https://www.spiritualbreeze.com/despacho.html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Er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