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ple-1845334_1920 (1).jpg

今早與朋友聊到可為即將離世的人做甚麼事,讓我想起這篇已翻完成卻擱在電腦裡的文章。「持守空間」(Hold Space)是個很重要的題目,這並非只有療癒者才會需要。我們在生命中常會需要支持與守護某人,無論是父母、家人、朋友,或是陌生人。如何做到中立不涉入,但又可支持到對方,是十分重要的事。

 

為某人持守空間的真正意義

What it Really Means to Hold Space for Someone

 

該如何為最需要你的人待在那裏?

當我的母親瀕死時,我與兄弟姐妹在她生命最後一段日子齊聚陪伴她。我們沒有人知道該如何支持一個人的生命離去,轉變進入下個階段,但我們很確定希望讓她待在家裡,所以我們這樣安排。

當我們支持媽媽的同時,我們也被一位很棒的緩和療護護士「安」所支持著。她每隔幾天會來照顧媽媽,並與我們討論接下來幾天可能會發生甚麼事。她教我們如何在媽媽焦躁時為她注射嗎啡,她則負責那些困難的任務(像是為媽媽洗澡),她只提供我們所需要的資訊,像是關於她的靈魂離開之後該如何對待她的身體。

「慢慢來」,她說。「直到你準備好之前,都不需要打電話給殯儀館。聚集那些想做最後道別的人。只要你需要,就坐在你媽媽的旁邊。當你準備好了,打電話而他們會來接走她。」

安在這段最後的日子給予我們一個難以置信的禮物。雖然那是痛苦的一周,但我們只要打一通電話,就知道我們是被某人所支持守護著。

之後的兩年我常常想起安,以及她在我們生活中扮演的重要角色。她比「緩和療護護士」所扮演的還要更多。她是輔導員、教練、以及引導者。透過提供溫和、不批判的支持與指引,她幫助我們走過生命中最困難的旅程之一。

這些安所做的工作,在我的某些工作圈裡已可用一個常見的術語所定義。她為我們「持守空間」(Holding space)

 

為別人「持守空間」是甚麼意思?

這表示我們願意走在另一人旁邊,無論他正在哪種旅程上,但對他們不帶有批判,不讓他們覺得自己不足,不去試著修補他們,也不去嘗試影響結果。當我們為別人持守空間,我們開放自己的心,提供無條件的支持,並放開批判與控制。

有時會發現,我們在為別人持守空間的同時,他們也在為別人持守空間。例如,在我們的狀況中,安為我們持守空間的同時,我們為媽媽持守空間。雖然我對她的支持系統一無所知,但我猜想,當她在做這種挑戰且有意義的工作之同時,也有其他人在她持守空間。這對於成為一位強壯的空間持守者(space holder)而言很重要,除非我們也有其他人為我們持守空間。就算是強悍的領導者、教練、護士….等,也需要知道當與某個人在一起時,可以展現軟弱但不用擔心被評斷。

在我扮演的角色中,像是老師、輔導員、教練、媽媽、妻子、以及朋友,我盡我所能為別人持守空間,就像是安為我及我的兄弟姊妹展現的一樣。這並不總是容易,因為我有很強的人類傾向,想要去修護人、給予建議,或評斷他們,讓他們別再繼續現在的道路。但我持續努力著,因為我知道這很重要。在這同時,我的生活中也有我信任的人在為我持守空間。

要真正支持人們成長、轉變、悲傷等等,我們不能是靠著拿走他們的力量(換句話說,試著處理他們的問題),羞辱它們(即,暗示他們應該知道的比現在更多),或強勢征服他們(即,給他們超過他們已準備好接受的訊息)。我們必須準備好站在一旁,讓他們能做自己的決定,提供他們無條件的愛和支持,當需要時提供溫柔的指引,並讓他們感到安全,即使他們犯了錯。

持守空間不是只有輔導者、教練或緩和療護護士才能做的事。這是我們每個人都能為彼此做的事,對我們的父母、孩子、朋友、鄰居,甚至是我們上班路上在公車上說話的陌生人。

hugs-1613208_1920.jpg

協助你為別人持守空間的8個訣竅

這裡是我從安與其他支持我的人身上所學到的功課。

  1. 《允許別人相信他們自己的直覺與智慧》

當我們在媽媽生前最後幾天支持著她時,我們沒有可信賴的經驗,但我們直覺地知道需要甚麼。我們知道如何帶著他委靡的身體到浴室,我們知道如何坐下為她唱聖歌;同時,我們知道如何愛她。我們甚至知道甚麼時候應該要為她注射藥物,幫助她緩解疼痛。以一種很溫和的方式,安讓我們知道我們不需所有事都遵照醫療照護程序,我們僅需簡單去信任,我們深愛媽媽這麼多年來的直覺與累積的智慧。

  1. 《只給人們他所能承擔的訊息》

安給了我們一些簡單的指令,並留下一些講義,而不是以超越我們在悲傷之中所能處理的訊息來壓垮我們。太多訊息會讓我們感到無能為力與不值得努力。

  1. 《別將他們的力量拿走》

當我們從某人手上拿走決定權,我們留給他們的是無用感與無力感。也許在一些時候,我們需要介入為別人下重要決定(例如,當他們在處理一個癮頭,一個介入會彷彿那是唯一可拯救他們的事),但在幾乎是每個其他狀況中,人們需要獨立去做他們自己的決定(就算是孩子)。安知道當我們代表媽媽做決定時需要感受被授權,所以她給予我們支持,但從不試圖指揮或控制我們。

  1. 《保持你的自我不涉入》

這是很重要的一點。我們都會陷入這個陷阱當我們開始相信別人的成功是因為我們的介入,或認為他們失敗會影響我們,或當我們深信他們選擇對待我們的情緒是與我們有關,而不是他們自己。這是當我在教學時,偶爾會發現自己掉進去的陷阱。我會變得比較關注於自己的成功,勝過關注我學生的成功(這些學生喜歡我嗎?他們的成就反應出我的教學能力嗎?諸如此類)。為了真的支持他們成長,我需要讓我的自我離開,並創造空間讓他們有機會去成長與學習。

  1. 《讓他們感到足夠安全,而能夠失敗》

當人們在學習、成長、經歷哀傷,或轉變,他們一定會在路上犯下些錯誤。當我們是他們的空間持守者(space holder),不給予評斷與羞辱,我們提供他們機會去深入內心,找到承擔風險的勇氣,以及就算失敗還是能夠繼續的彈性。當我們讓他們知道,這些失敗只是旅途的一部分,而非世界末日,他們會花較少的時間打擊自己,而花更多時間從自己的錯誤學習。

  1. 《謙卑與體貼的提供指導及幫助》

一個聰明的space holder知道何時該停止指導(例如,當這讓一個人覺得愚蠢及無用時),同時知道何時該溫柔地提供(例如,當有人需要,或他已經太迷失而不知如何提問)。雖然安沒有拿走我們的力量或自主權,他卻會過來協助媽媽洗澡,並做那些護理工作中具有挑戰的部分。這對我們是種解脫,因為我們並沒有練習過這些,我們也不想讓媽媽處於會讓她覺得不好意思的狀況(例如:讓自己的小孩看到裸體)。這是個我們都需進行的細心舞蹈,當我們為別人持守空間時。去辨識哪些地方會讓他們覺得弱勢且無能,去提供正確的協助方式而不會羞辱他們,這需要練習與謙卑。

  1. 《為複雜的情緒,像是恐懼、創傷等,創造可容身之處》

當人們覺得他們被一種比平常更深入的方式所守護著,他們會覺得夠安全,而願意讓通常隱藏起來的複雜情緒浮出來。在練習持守空間的人知道這是會發生的,也會準備好以一種溫柔、支持的、不具批判的方式去守護他。在支持圈圈中,我們把他稱作:為人們持守邊緣(holding the rim)

這圈圈成為人們覺得足夠安全而可以崩潰的空間,不用擔心會留下永久傷痕,或被房間裡面其他人蒙羞。有人會一直在這裡,提供力量與鼓勵。這不是簡單的工作,但這是有效的。我不斷的學習,因為我在主持越來越具挑戰的對話。我們無法做到這件事,如果我們過於情緒化,如果我們還沒看入自己的陰影,如果我們不信任自己正在持守空間的對象。在安的例子中,她透過展現柔軟、同理心、自信來做到這些。如果她展現的方式無法向我們證明她能搞定這困難的狀況,或是她害怕死亡,我們不可能如此信任她。

  1. 《允許他們做出不同決定,並擁有與你不同的經驗》

持守空間是關於尊重每個人的不同,並了解這些不同點會引導他們做出我們可能不會做的決定。例如,有時他們會根據文化規範去作出決定,卻是我們無法從自身經驗所理解。當我們在持守空間時,我們放開控制並去榮耀這些不同之處。這樣所展現出來的,舉例來說,很像是安支持我們的方式,關於我們決定如何對待母親靈魂離開後的肉體。如果有些儀式是我們需要在肉體離去之前進行,我們能夠自由在媽媽的屋子裡隱密進行。

 

持守空間不是我們能在一夜之間精通的事,或可完整寫成一張秘訣表中。這是個複雜的練習,而當練習時會演化,對每個人及每個狀況都是獨特的。

 

文章來源: http://upliftconnect.com/hold-space/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Er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