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在澳洲上課有個好值得分享的經驗,就是流汗小屋(sweat lodge)儀式。

Sweat lodge是個低矮的半圓型小屋,前方有個狹小入口,參與儀式者要低下身子,爬行進入小屋中,以順時針方向環繞著小屋內圍坐下。小屋的中間放置著燒得滾燙的石頭,因此整個空間充滿炙熱感。儀式過程中,門是關閉的,全室處於黑暗中;而當帶領者將水澆在石頭上時,水蒸氣滋滋作響著從石頭間快速冒出,帶領參與者進入另一層不同的感受。

 

Sweat lodge是美洲原住民常使用的儀式,用於淨化、療癒、教學、尋求與造物主的連結及指引。

我之前就聽聞Sweat lodge儀式,只是台灣無人舉辦。去年到追蹤師學校時,有機會看到一座小屋,但並沒有課程可以參與或學習。這次在澳洲學習的第二堂課,很榮幸可以參加這個極具力量的儀式。

 

在這次課程裡,有三位追尋者進行靈境追尋,因此他們在前一晚進行流汗小屋儀式以淨身,準備好身心狀態,進入靈境追尋的神聖旅程。而我們這群參與教師訓練的同學,參與的則是Teaching Lodge,是為了教學而進行的儀式。

 

儀式前,參與者都換上準備好的衣服,男生大多只著短褲,女生可以穿泳衣、無袖上衣+短褲,也可以穿洋裝。有經驗的朋友事前就分享洋裝十分適合,因為可以直接撩起裙擺擦汗,很棒吧。因為過程中真的只能以爆汗兩字形容。

 

儀式開始。隨著前面同學的腳步,我爬進了小屋中,在進小屋前以額頭著地傳遞謙卑與敬意。由於南半球能量方向不同,因此我們以逆時針方向無聲爬行,一個個進入小屋,沿著小屋的牆壁盤腿而坐。空氣裡有種乾燥的悶熱感,我們坐好一圈,只剩下門口透入的微微火光可依稀看到彼此。這座小屋並不大,但我們九人都坐好後,彼此左右還有些空間可以調整姿勢;老師也提醒,過程中一定要喝水,若覺得身體需要躺下,就自由躺下。過程當中若無法忍受溫度,可以自由離開,但離開後就不能再進入小屋中。

 

當大家都就定位,老師邀請石頭進入,而炙熱的石頭一顆顆被送入小屋中間堆疊;當每顆石頭放妥,有一位同學代表撒上藥草予以歡迎。藥草碰觸到石頭的剎那,瞬間明亮燃燒;就像是宇宙中忽然有幾顆星星甦醒,散發爆炸性的亮光。那一刻,真的覺得自己彷彿置身於宇宙中,面對四周的星光燦爛,而耳邊迴盪著低聲吟唱的「Welcome」字句,像是久違的家人回到身邊。空間靜止、進入無限。

 

每顆石頭的進入,都讓屋內的溫度上升一些。當屋內的溫度足夠後,小屋的門關上,而我們伴隨著炙熱進入完全的黑暗當中。老師在黑暗中開始祈請與禱告,同時將水澆在燒紅的石頭上,大量的蒸氣開始布滿房間。當祈請結束,老師開始教導。而蒸氣和高溫把所有的感官都放大,形成一個難以描述的經驗。

 

黑暗、蒸氣、汗水、教導,融合成一種莫名的親密感,讓人進入一種恍惚的狀態。黑暗彷彿不再是黑暗,而是個親密的朋友,所有事物融合成一體,不再有區隔與分別。老師在儀式中的每句教導,就像從亙古中傳來,像是低吟著進入心中;這不只是以耳朵聆聽話語,而是所有的感官都開啟接收訊息。

 

我一共參與了兩次sweat lodge。原先會擔心身體無法忍受高溫,畢竟過去我對於三溫暖的蒸汽室總是敬而遠之;但這兩次的經驗中,溫度並無到達我無法忍受的程度,但也可能是經驗本身十分強大。過程中,我全身上下都不斷冒出汗水,這時裙子真是發揮了極大功能,擦汗好好用阿。而當儀式結束離開小屋時,全身衣物都濕透,但身心卻是煥然一新的感受,有種身心靈被徹底洗滌的感覺。

 

在第二次儀式結束,我跟同伴們走下溪谷,脫下衣服,踏入溪谷的池塘,將整個人浸入水中。其實澳洲11月的夜晚氣溫頗冷,水溫也極低,但當全身沒入水中時,真是沒有言語可以形容此種暢快感。全身的汗水就這樣消失在池塘中,就像不適合我們的能量也就此告別,起身時是種嶄新的感覺,就像是皮膚被扒下來連裡面都刷乾淨了那種感受。

 

我們靜默著回到各自帳篷,伴隨著煥然一新的覺知與感受。

 

很有力且美麗的儀式。

真希望有機會可以帶進台灣。

 

下圖是sweat lodge還沒有披上牆壁的模樣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Er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